第二天——95

他吓了自己一跳。

惊吓过后,马晋龙又为自己的惊吓感到羞愧。他心想道:难道我就跟那些想念亲人的鬼一样么?

刚刚跨进门,马晋龙再次吓了一跳,这次的惊吓可比刚才那次厉害多了。他看见堂屋里满地都是白色蝴蝶!那些蝴蝶扑扇着翅膀,像是早有预谋一般等待着他的到来。就算他将脚踩进了蝴蝶们的领地,蝴蝶们也不像正常情况那样纷纷躲避,而是仍旧静谧的呆在地面,仍旧轻轻扇动翅膀。

马晋龙朝前看去,只见酒鬼的弟弟和儿子如两条大雨前出土的蚯蚓一般,浑身漆黑,蠕动不已。而他们蠕动所到之处,白色的蝴蝶们纷纷避开……

其实,马中楚等人的遭遇更加奇异。

马中楚等人在果林与稻田的交接处找了许久,可是一无所获。赤脚医生有些心灰意懒了,本来他对大胖子的话也是将信将疑,便劝其他人趁早回去算了。马中楚还不死心,一边拨弄丛生的杂草,一边说道:“刚才我们听到了干哥的声音,他肯定就在附近。我们再找一会儿吧。他不会无缘无故不回家的,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需要帮助的事情。”

这时,甚至连那个大胖子都动摇了:“哎,看来马传香酒后说的话是不能当真的了。不过……他从哪里来那么多古瓷器呢?”

酒鬼一愣,问道:“古瓷器?你是说,马传香跟你做生意就是古瓷器的生意?”

大胖子也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道:“既然找不到所谓的洞口,现在就不妨跟你们说了,我其实是一个收古董玩意的商人,马传香定期给我送一些古代的玩意卖给我。我开始还以为他是盗墓得到的呢。后来喝酒的时候东扯西扯,他就告诉我说这里有个风水宝地,而裸体女像的那个地方有个洞口。所以我就估计,他是从这里发现了一个古代遗留下来的宝藏。开始我不敢跟你们明说,是怕犯了众怒。现在既然找不到马传香所说的洞口,看样子他是从别的渠道得到古物的……他还说在这个地方偷偷养了个别人都不知道的婆娘。可是,你们看看,这个地方连个茅草屋都没有,哪里能养婆娘?足足可见,马传香是酒后说胡话了。早该相信他爹的话的。走吧,走吧。”说完,他挥了挥手,像是赶鸭子一般要将众人赶回家里的鸡笼里去。

赤脚医生顺着大胖子的手势从稻田里跳起,蹲在了一棵桃树旁边。

酒鬼等人也正要以同样的方式离开。突然,赤脚医生“哎哟”叫唤了一声,然后身体缩在了一起。

“喂,你怎么了?”马中楚心惶惶的问道。在这荒山野岭,如果是一个人的话,肯定立即起了鸡皮疙瘩。下意识里,马中楚不但没有直接去查看赤脚医生出了什么事,而是转头去看背后。

在那一刻,他还以为是他的新娘追出来害人了。而在最后的时间里,他将为这一心理抱愧终身。

“可能是猫骨刺挂到我的皮肤了。真疼,肯定挂到肉里面去了。哎哟,嘶……”赤脚医生露出痛苦的表情。

酒鬼等人正要过去扶他起来,但是他们被赤脚医生接下来的动作吓坏了。

“这是什么?”赤脚医生手里拎起一大块白布一样的东西,“怎么这么软?还滑溜滑溜的?真是恶心。”

酒鬼等人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胖子的双腿已经开始打颤了。

可能是由于天色很暗的原因,赤脚医生没有看清几个人的表情,他伸手继续往身上摸索,然后又拿起一块差不多大小差不多形状的东西来,继续问道:“咦?你们看看,这里怎么还有?不会是苔藓吧?苔藓没有这么软,也没有这么白啊?来,你们帮忙看看咯,这到底是什么嘛?”

酒鬼干咽了一口,手臂如弹棉花的弦一般颤动,缓缓的平举起来,指着赤脚医生手里的东西,口齿不清一如再次醉酒一般:“那……那……那不是……不是你……你的……皮……皮肤……吗?”

按照酒鬼后来的说法,当时的赤脚医生如一面老旧斑驳的石粉墙,而他的皮肤就如旗鼓的墙面,酒鬼看见赤脚医生从那斑驳的“墙面”上将“石灰块”一块一块的剥落下来!赤脚医生自己浑然不觉,但是酒鬼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赤脚医生的身体上留下一片又一片的暗红,如同石灰掉落处露出的砖块。

其实之前马中楚看到过赤脚医生胳膊上的血迹,不过当时他认为那是赤脚医生治疗酒鬼的儿子时粘到的血,并没有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这样的情形。

“我……我的皮肤?”赤脚医生听了酒鬼的话,顿时吓得浑身一颤,手中那个块状的东西翩然落下,一如飞舞的蝴蝶。“不会的!不会的!这不是我的皮肤!如果是,我怎么会没有感觉呢?我怎么感觉不到疼痛呢?不会的!绝对不是的!”赤脚医生陡然激动了起来,他双手在身上乱摸乱抓。

此时的他如一个死人葬礼上即将烧掉的劣质纸人,手所摸到之处,皮肤如纸一般起了褶皱,然后裂开了一个又一个口子。

“闹鬼啦!”大胖子终于忍不住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酒鬼和马中楚听了大胖子的话,也急忙跟着逃跑。在他们看来,面前纸人一般的人显然不再是他们认识的赤脚医生,那是一个鬼附身的人或者是鬼演变的幻象。

“别丢下我!”赤脚医生哀号一声,趔趔趄趄的爬了起来,此时的他跟酒鬼的弟弟没有多大区别了。可是他刚刚爬起来,又被地上的一棵断枝绊倒。

可是酒鬼他们哪里还管得那么多,只恨爹娘没多生一条腿来,也不管方向,见路就跑。

喜欢剥皮新娘请大家收藏:()剥皮新娘新更新速度最快。